當陳彥祖18個月大,如常到母嬰健康院檢查時,母親已發現彥祖的右眼較為異常,包括出現紅筋及斜視。但因為視力檢查合格,院方認為只是懶眼(lazy eye),而母親卻堅持看專科,所以終於給他轉介,到翌年看眼科醫生。然而在彥祖的哮喘覆診時,醫生認為他的右眼有點奇怪,再仔細點觀察,發現眼珠內出現紅影,所以特別給他作快症轉介。到了將軍澳醫院眼科,進入診症室以後,接下來的一個星期,彥祖再被轉介到基督教聯合醫院及眼科醫院,進行了右眼摘除手術。媽媽回想起來,也直言當時真的不知道發生何事。接著,媽媽在朋友介紹下,由伊利莎伯醫院轉到威爾斯親王醫院的兒童癌症中心進行化療。醫生給媽媽解釋彥祖的病因為基因突變,幸好及時在擴散以前進行了手術,故尚未影響身體其他部份。

 
醫生按彥祖的病情,為他設計了治療方案。因他只需要一個月進行一次化療,所以只在手上設置導管(種豆)注射化療藥物便可。但因此他每次便和父母及護士們掙扎一番。這也難怪,因為種豆的過程並不好受。然而,正如護士所說,彥祖十分活潑,正在注射化療藥的時候,他仍可以玩過不停;在進行訪問的每一分鐘也是如斯,頗利害的!彥祖以他的活潑性格,經過了為期半年的化療,包括嘔吐、掉頭髮,以及由此而來的痛楚。另外,也可能受化療的影響,他覺得肉類都有一陣鐵銹味,所以他至今仍只吃去皮的清蒸雞肉及烚菜心。這他和其他小朋友的挑食並不一樣吧。此外也需要接納他的蛀牙,因為那也是化療的副作用之一。

 
談及被摘去的右眼時,本來有點擔心,彥祖會否介意。但原來這是不必要的,因為不消一分鐘,媽媽便把彥祖召過來,他氣呼呼地把大臉蛋放在我面前。媽媽專業地解釋,在彥祖的眼球摘除手術中,已即時植入一小珠來代替眼球的部份空位。在傷口康復以後,他們便到專業的義眼醫生安排訂造義眼。而義眼的仿真度甚高,因為會參考健康眼睛的顏色,以至紅筋來製作;配戴後也會協調地轉動。義眼和隱形眼鏡相似,是一類似碗形的瓷器,護理方法也相仿,但不用每天除下清洗。同時,也可以腳上的鞋履比喻,需要按彥祖的發育來更換合適的新眼,以保持美觀。彥祖現在和其他小朋友的分別不大,平日上學之餘,也參與不同活動,包括協助改善哮喘的游泳。媽媽說只要向學校或活動的老師清楚地說一遍他的情況便可。但她也曾經跑到學校去,為彥祖稍為處理移位的義眼(反白)。明年彥祖將上小學,媽媽說已慢慢地教他怎樣自理義眼,並提醒他不要揉擦「眼睛」。

 

撰文︰盧家碧




網頁瀏覽人數: 459 , 手機瀏覽人數: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