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團隊

關於兒童癌症中心

著重團隊精神的
包黃秀英兒童癌症中心

李志光
包黃秀英兒童癌症中心主任
威爾斯親王醫院兒科部部門主管
香港中文大學兒科學系名譽臨床教授

醫護—盡心站在最前線
包黃秀英兒童癌症中心於1995年成立,是香港最早成立的一個專為兒童癌症診斷及治療的專科中心,每年新診斷的病例約70人,每年進行血幹細胞移植20多例。

大多數人都稱中心為C C C , 即英文Children’s Cancer Centre的簡稱。每次聽到病人及家長說CCC,都有一種親切感。CCC在治療兒童癌症的醫學技術不斷求發展,不斷求進步,無論從基因診斷,靶向治療及最新的幹細胞移植方法等,我們一群醫護人員都盡最大的努力,讓病人得到最好的治療。

治療兒童癌症不單需要高水平的醫療技術,也需要一群有愛心的醫護人員。我們面對的是一個個患上嚴重疾病的小孩及極度憂心的家長,我們需要幫助這些家庭渡過難關。幸好CCC的工作人員,都全心全意的服務病人,我們這個團隊得到絕大部分病人及家長的認同。

作為兒科血液腫瘤專科醫生二十多年, 在CCC也工作超過十三年,很高興看見CCC的成長為病人及家長帶來更優質的服務。CCC是專為癌症兒童而設計,1 0間獨立的隔離病房空間較大,家人可以日夜陪伴孩子。孩子身體狀況較好時能下床活動,我很多時都鼓勵孩子多做些運動,如在房內踏健身單車等。若孩子喜歡靜態活動,亦可坐在小枱前繪畫及砌圖等。開放式病區的空間也比較寬敞,晚上在孩子床畔可放上一張活動床, 讓父母能近距離陪伴小孩渡過每個晚上。

父母—並肩作戰的夥伴
充足睡眠不單對病人重要, 對長期陪伴孩子作戰的父母亦極其重要,故此CCC成立時已安排了陪睡的梳化椅。在九十年代醫管局的醫院內,每張病床有一張陪睡椅已經十分不錯,醫護人員覺得已提供足夠的服務。但我們醫護人員並無親身感受一整晚睡在這些如飛機椅的「床」上,坐飛機一個晚上已夠受了,有很多家長睡上一兩個月以上,腰痛背酸的問題便出現了。在收到投訴後,我們當然希望作出改善。護士四出張羅尋找合規格的活動床。醫院對床的要求與家庭的要求有很大分別,在防火、容易清洗、防菌等方面要符合標準,在香港真的不容易找到。後來有一位家長曾入住美國的醫院,他們的梳化床舒服得多,但價錢十分昂貴,每張超過一萬港元,但這位家長經歷過CCC晚上睡不好,慷慨地捐出十多張「豪華梳化床」,讓家長可以有一個睡得舒服的晚上。現在我看到不少孩子選擇晚上睡在這梳化床上, 而不睡醫院的床!

家長最能感受C C C缺乏哪方面的設施,另一例子是家長休息室。最初成立的家長休息室也不錯,有電視、雪櫃、梳化,讓家長可以短暫離開病房,寧靜地休息一下。一些家長在CCC住上幾個月至一年,發覺家長室還可以再改善。一位家長出錢出力將家長室來個大翻身,親自找設計師,將這個小房間變得更溫馨,讓家長可以放鬆,將壓力釋放出來。在實際方面亦添加一些儲物架,讓家長可以暫託物件,毋須每次出院、入院時都大包小包如搬家般。

C C C另一個設計是長方形病房,可以沿著一條長長的走廊圍著病房走一圈。我在美國工作時,一些小孩騎著小型三輪戰車,在病房走廊上飛馳,剛好避過一次撞車,很快他們便是第二個圈飛馳過來。當然在CCC這是不容許出現的,但CCC的長走廊也有不少病人扶著輸液架,在父母陪同下來個漫步遊,我也鼓勵隔離病房一些身體狀況較好的病人,帶上口罩與家長一起散步,一則可以鍛練肌肉,亦可以讓病人離開長期居住的隔離病房,與其他的病人及家長見見面,多些交流。

溝通—寶貴的精神支持
上述只是一些硬件的配套, 最重要還是心理上的支持,讓家長及病人覺得CCC每位工作人員都是盡心盡力幫助他們。作為管理人員,我們十分注重員工的工作態度,癌症病人及家長有時較為敏感,醫護人員的一言一行都要小心,不要讓病人有不必要誤會。若觀察到一些不太合適的言行,或收到家長的反響,我會親自與員工溝通,讓員工了解及作出改善。作為醫護人員最重要是「用心聆聽」,讓病人及家長說出心底話。談到與病人溝通方面,兒童癌病基金的社工及心理學家給予我們很大的幫助。在病人初診斷時,或不幸復發或末期時, 深入的心理輔導不可或缺,受過訓練的社工,能幫助家庭面對這極為困難的時刻,無論在病床邊或家訪的輔導工作,為醫護人員在醫治方面提供很大幫助。

近年基金的舒緩服務組,對一些末期病人提供了非常貼身的服務,讓病人可以更多時間留在家中,毋須要長期住院。

C C C的成立是香港治療兒童癌症一個重要里程碑,很榮幸參與她的設計及運作。CCC成功運作有賴整個工作團隊的合作,誠意為病人服務,同時亦得病人及家長的體諒及支持。




網頁瀏覽人數: 703 , 手機瀏覽人數: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