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星/沈旭

邓星/沈旭写出了他们孩子如何克服令人恐惧的疗程,从而战胜白血病的经历。
內地18岁以上组

生命是美丽的,对人来說,美丽不可能与人体的正常发育和人体的健康分开。然而人体的健康对我孩子来說,卻又是那样的短暂。

两年前的十月二十五日,是个令我永世不能忘卻的日子。它如同晴天裡的一个惊雷几乎将我击倒。当医生拿着前几天做的一系列化验报告及会诊病情通知单向我宣布孩子得了白血病时,我的脑海一片空白。瞬间,泪水夺眶而出,「白血病、死亡」两词迅速充斥着我的脑海。白血病,一个遙远的只能在报纸、电视和教科书才能看见的名词,怎么一下子与我的儿子,与我,与我原本幸福的家庭捆在了一起。我无法承认,也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我怀疑这些化验报告的准确性,一次一次地对医生說:「报告是不是弄错了」。然而,得到的答覆卻沒有变。

我用抖颤的右手在医院发出的化疗协议书签下我孩子和我的名字时,我的心一次次地反问自己:「我这苦命的儿啊,拿甚么去战胜那可恶的白血病魔。」

「爸爸,我怕,我不要抽血。」每天当验血医生来到孩子的病床前,孩子总說这话,随后就是孩子的哭声。在哭声中孩子面对的是阿拉西,是红药水,是黃药水……,这些化疗药水的点滴与注射。然后,孩子又在哭声中忍受着化疗药水的生理反应的痛苦——头发脫落、呕吐、脚痠、感染……。哭成为孩子抗爭白血病魔的唯一情感表达。虽然我、医生天天教导孩子要坚強,但也无法改变孩子对病魔的恐惧。
半年的哭声,半年的煎熬。那天我与往常一样欺骗着把孩子抱进治疗室,接受最令人恐惧的腰穿(腰穿的疼痛令孩子惧怕,腰穿的并发症让家长悚然)。可是与往常不一样的是:门外的我卻始终沒有听到那声嘶力竭的哭声。漫长的二十分钟后,当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推开治疗室门时,看到的是:眼含泪水但沒有流出,面带痛苦但夹着微笑的儿子。「爸爸,我与王医生、钱医生說好了,以后再也不哭了,我要坚强,像奧特曼。」

从那以后,以至今日,孩子丟弃了哭声,总能以坚強的意志接受着大小化疗的考验。现已是一名小学生的儿子,有一天放学后对我說:「爸爸,等我病好后,我也要与同学一起参加运动会。」

「儿子,你的病会好的,你一定会参加运动会的,还要拿第一名」,我坚定地对儿子說。

*故事为「勇敢面对生命挑战 携手互助共创美好明天」参赛作品




网页浏览人数: 282 , 手机浏览人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