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雪珂八岁时患上白血病,在接受治疗时,仍抱着积极乐观的态度,努力学习。
內地11-17岁组

我是来自西北边陲新疆阿克苏市的一位十一岁的小女孩,八岁时(2004年8月)不幸患上了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曾在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住院化疗一年,又返乡门诊化疗一年余,现已停药一年。目前在新疆阿克苏市第二小学读书。

因为患病,我不得不离开家乡,不远万里来到上海治病。记得初患病时,我并不知自己得了甚么病,病情有多么严重,更不知会危及生命,一心只想回到学校读书。我不愿打针、吃药、做骨穿,直到父母告诉我病情时,我才懵懵懂懂地感觉到一点,但我卻冷靜地告诉他们这病能治好,因为我从电视中了解到一些。从那以后,我积极配合治疗,甚么打针、做骨穿,再疼都沒有掉过一滴泪,甚至还安慰沒来得及擦干泪水的妈妈說一点也不疼。我经常一只手上打着针,用另一只手写字,不论化疗有多难受,我都坚持在父母的辅导下学习学校裡的所有课程,从来沒有间断过。我盼望着早日治好病,早日重返校园。在医院裡,我还动手做各种各样的手工折纸,并教会爸爸妈妈、医生护士和病友们折,那是我最大的乐趣。我折了很多,折完后都送给了別人,我喜欢让別人分享我的快乐。

在上海住院的一年裡,我一边治病,一边在父母的辅导下学习;回来门诊治疗时,我就在家裡自学;停药一年来,我又做过卵巢囊肿切除手术,因身体十分虛弱,免疫力极差,而我所在的班级人数多达84人,父母不敢让我上学。几年来,打的针不计其数,骨髓穿刺也做过几十次,我都不曾哭过,可是当时我卻忍不住大哭了一场。在我的爭取下,父母同意让我试读。可是试读了几天換来的卻是靜脉注射一周的代价,无奈我只好在家裡学习。虽然我已厌倦了这种学习方式,但害怕今后上学不能与所熟悉的老师和同学们在一起,所以我只能加倍努力学习。

因为患病,我不能去公共场所,不能吃自己想吃的食品。其实我特別想吃一年来都沒吃过的蛋糕,可当时我做的那组化疗忌食甜的、油的食物,叔叔阿姨们都劝我吃,我卻一口都沒动。

可是,也因为患病,我变得更加勇敢、坚强,更能容忍,更能懂得生命的意义。

所幸的是,我终於战胜了病魔,也实现了梦想。现在,我可以坐在明亮的教室裡聆听老师的教诲,可以和原来的同学们一起嬉戏,我很满足,也很快乐。我要始终抱着那种积极乐观的态度,今后的路还很长,要学习的本领也很多,不但要学习科学文化知识,而且还要学会怎样做人,如何做对社会有用的人。

*故事为「勇敢面对生命挑战 携手互助共创美好明天」参赛作品




网页浏览人数: 315 , 手机浏览人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