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雪珂八歲時患上白血病,在接受治療時,仍抱著積極樂觀的態度,努力學習。
內地11-17歲組

我是來自西北邊陲新疆阿克蘇市的一位十一歲的小女孩,八歲時(2004年8月)不幸患上了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曾在上海復旦大學附屬兒科醫院住院化療一年,又返鄉門診化療一年餘,現已停藥一年。目前在新疆阿克蘇市第二小學讀書。

因為患病,我不得不離開家鄉,不遠萬里來到上海治病。記得初患病時,我並不知自己得了甚麽病,病情有多麽嚴重,更不知會危及生命,一心只想回到學校讀書。我不願打針、吃藥、做骨穿,直到父母告訴我病情時,我才懵懵懂懂地感覺到一點,但我卻冷靜地告訴他們這病能治好,因爲我從電視中瞭解到一些。從那以後,我積極配合治療,甚麽打針、做骨穿,再疼都沒有掉過一滴淚,甚至還安慰沒來得及擦乾淚水的媽媽說一點也不疼。我經常一隻手上打著針,用另一隻手寫字,不論化療有多難受,我都堅持在父母的輔導下學習學校裡的所有課程,從來沒有間斷過。我盼望著早日治好病,早日重返校園。在醫院裡,我還動手做各種各樣的手工摺紙,並教會爸爸媽媽、醫生護士和病友們摺,那是我最大的樂趣。我摺了很多,摺完後都送給了別人,我喜歡讓別人分享我的快樂。

在上海住院的一年裡,我一邊治病,一邊在父母的輔導下學習;回來門診治療時,我就在家裡自學;停藥一年來,我又做過卵巢囊腫切除手術,因身體十分虛弱,免疫力極差,而我所在的班級人數多達84人,父母不敢讓我上學。幾年來,打的針不計其數,骨髓穿刺也做過幾十次,我都不曾哭過,可是當時我卻忍不住大哭了一場。在我的爭取下,父母同意讓我試讀。可是試讀了幾天換來的卻是靜脈注射一周的代價,無奈我只好在家裡學習。雖然我已厭倦了這種學習方式,但害怕今後上學不能與所熟悉的老師和同學們在一起,所以我只能加倍努力學習。

因為患病,我不能去公共場所,不能吃自己想吃的食品。其實我特別想吃一年來都沒吃過的蛋糕,可當時我做的那組化療忌食甜的、油的食物,叔叔阿姨們都勸我吃,我卻一口都沒動。

可是,也因爲患病,我變得更加勇敢、堅强,更能容忍,更能懂得生命的意義。

所幸的是,我終於戰勝了病魔,也實現了夢想。現在,我可以坐在明亮的教室裡聆聽老師的教誨,可以和原來的同學們一起嬉戲,我很滿足,也很快樂。我要始終抱著那種積極樂觀的態度,今後的路還很長,要學習的本領也很多,不但要學習科學文化知識,而且還要學會怎樣做人,如何做對社會有用的人。

*故事為「勇敢面對生命挑戰 携手互助共創美好明天」參賽作品




網頁瀏覽人數: 275 , 手機瀏覽人數: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