婷婷一向勤學,緊張學業。但小四新學年以來,婷婷便間歇性頭痛。開始時,各人都不以為意。但隨後數月,痛楚一次比一次劇烈,也曾在學校的運動會比賽後嘔吐。父母以為婷婷因為壓力影響,所以復活節期間舉家旅行,期望婷婷可以舒展身心,讓頭痛消退。但事與願遺,頭痛由間歇性轉為持續性。然而,婷婷仍說:「可以接受。」

 
家庭醫生再給婷婷止痛藥,但表示若翌日仍然頭痛的話,便應該到醫院。如是者,婷婷到了醫院並確定得了腦癌。父母一時間不能接受,更嚷著要送婷婷到私家醫院「檢查清楚」。然而醫生認為須盡快為婷婷進行手術,挽回她的性命。當下父母立即要接受不能迴避的手術所帶來的風險,包括婷婷可能就此忘記一切,或會失去自理能力,猶如嬰孩一般。媽媽回想,在生與死之間,他們選擇掙取生存,也不介意與婷婷重頭開始,不介意「返回嬰孩」的婷婷。但婷婷甦醒過後能喊「媽媽」,相信父母感恩的眼淚定絹絹而下。往後,婷婷需要接受放射治療及化療,為期1年之久。其中,放射治療次數較多,並需在腦部及整條脊骨進行。

 
治療既然影響身體,婷婷也不例外。在治療期間,婷婷掉了頭髮、嘔吐,身體也十分虛弱,需要避免人多的地方。療程之後,頭髮仍然比較稀疏。返回學校,面對學業,婷婷仍然勤力。但畢竟曾歷大病,除體力不足,集中力及記憶力也不如以往。但父母及家人皆支持婷婷,也提醒她需要善待自己,不要對自己要求過高。妹妹也會和婷婷分享讀書的「秘技」,而婷婷則以她較優的天資,幫助妹妹的視藝科。唯有媽媽給婷婷一個較大的挑戰,要求她第一天上課便取得10位同學的電話。原來婷婷向來內向,加上持續1年的隔離治療,讓她更加沉默寡言。透過大家的努力,包括婷婷,今天她比以往更開朗健談。在訪問之後,她和妹妹更無懼雨天,準備學習游泳。她和媽媽更鼓勵其他小病友:癌病雖是大病,但也不是那麼可怕。只要樂觀一點,開心一點,也能好過來的。

 

撰文︰盧家碧




網頁瀏覽人數: 342 , 手機瀏覽人數: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