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維現已是高中學生了,平日和母親皆甚少提及當年患病的經歷。因為媽媽不想回首那段黑暗的日子,而阿維則很介意別人用另外的眼光看他,特別討厭處處優待自己。曾經因為身體上的那道疤痕而不去游泳,但慶幸一次偶然與朋友玩水,而他們沒有追問而放下芥蒂,造就今天可以記下他與家人抗癌的經歷。

 
當阿維1年級的時候,母親發現他的頸上有一粒小肉瘤(痰火核)。他們曾看醫生,又在暑假期間到國內診所求醫,但只給阿維消炎藥,吃了一個月後仍沒有好轉。故此他們終於到將軍澳醫院求醫,發現是癌症,因此即轉到威爾斯親王醫院兒童癌症中心。10月份,終於確診是神經母細胞瘤,並確定病源在腎上線,處主要血管旁。因為腫瘤的位置及體積大,故醫生建議先不進行切除手術,待化療促使腫瘤縮細後再進行。隨後便進行放射治療及骨髓移植。整個療程達1年之久,阿維現在仍不能忘記化療藥物注進身體那一剎的刺烈痛楚,以至需要注射嗎啡止痛才能入睡。而每次在手上設置注射導管的感覺,實在比「切膚之痛」難受。而母親也直言皆想忘記這些經歷,當年醫生每每談及阿維的病情時,她便感到有如世界末日,暈眩不已。眼見阿維因為化療而不能進食、鬧罵,以及口腔潰爛與掉髮,真是支持不了。幸好當時得到社工及生命小戰士會的家長的安慰與鼓勵,讓她可以熬過那段艱苦的日子。

 
及後阿維返家,但在家的照顧也十分關鍵。首2年也要非常緊謹,保持高度衞生。出外也要避免陽光照射,以免退皮(藥物的反應)。也必須向學校交待清楚阿維的病況,讓學校配合。此外母親也在西醫療程完結後的數年,尋求中藥治理,調養阿維的身體,也要戒口配合。今天母親笑言阿維的癌病治好了,卻得「無心向學」的病。並認為不應過分優待(嬌縱)孩子,衣食住行既與他人無異,故他應與他人一般,將來貢獻社會。其實,阿維的運動不俗,已身體力行地見證癌病是可治可癒的,也是一種珍貴的貢獻吧!

 

撰文︰盧家碧




網頁瀏覽人數: 399 , 手機瀏覽人數: 4